李营通讯录 | 设为首页 |
 
首页   李营概况   邓州新闻   李营动态   李营产业   便民中心   李营公益书馆   文化茶馆   关于我们   支持我们
相关信息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我的大学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那些日子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高中生活开始了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走出李营村的第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三初中的生活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往事如风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第一个哥们,冬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1994年的暑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这属于早恋吗?
  - 记忆中的李营村-镇上的生活
 
人气榜
  - 我们为什么要做乡村图书馆?(转
  - 捐赠李营公益书馆的单位和个人名
  - 追溯李营村人的祖先
  - 李营公益书馆发起人小介
  - 李营村里的孩子
  - 李营街
  - 李营村现有个体户商家调查
  - 李营村信息中心手机电影目录列表
  - 白杨树和玉米
  - 李营小学
 
推荐
  - 为村民提供手机,话费代充,手机
  - 河南李营村农产品商贸有限公司-
  - 李营村现有个体户商家调查
  - 李营村信息服务中心开业了!
  - 腐败,威胁和平时期执政党执政地
  - 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(全文)
  - 李营街
  - 李营村信息服务中心辅导班开始招
 
 
记忆中的李营村-第一个哥们,冬冬!

日期:2011-01-11 15:59:37
 

 

初二的时候分班了,一些以前不认识的同学成为我的同学了,表哥李强到了946班,张大个的妹妹到了942班,我依然还是941班,班主任也换了,是个女的,听说很厉害,现在我已经忘记她的名字,但是记得她的外号,叫“老母”,母老虎的意思。

我的同桌就是冬冬,杨冢村杜冲的,就叫杜冬,比我还高,比我还壮,他家距离学校不远,有时候中午他都回家。不过他的初一生活和我基本一样,电子游戏,和同学聚食堂,不过他更注重于吃,我和他成为至交和吃喝是紧密相连的。

因为我有考大学的梦想,而且见不到张大个的妹妹,也没有了表哥李强做比较,自己就按照自己的爱好发展,除了英语不行,别的方面的成绩都遥遥领先,初二第一次期中考试,竟然是班级第二名,第一名是宋营的,叫阿云,他的学习劲头,我比不上,据说,他初中一年级几乎次次都是全校第一,有一次,考试,考了第二,他竟然气的用刀子把小手拇指一小截砍断以铭志提醒,的确太厉害了。因为一个班的原因,晚上也睡在同一个班,我才知道,他每天很晚才休息,学习就是他人生的全部,晚上教室都关灯了,他还去楼下井台旁边借路灯的光亮背书,刚开始的时候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读书,后来和他接触时间长了,他才说,他家里太贫困,还有一个姐姐有病不能走路,父亲也卧病在床,大姐和妈妈都在给人家织地毯来赚零用钱,还供他上学,非常辛苦,他每天的吃饭和零花钱平均都不到2斤票,他需要用成绩给他家人信心,一定要考上重点中专,早点赚钱来养家。而当时,因为父亲的生意不错,我一个月可以有25斤粮票和20元零用钱,和他比起来,我就是超级富翁了,但是学习和精神比起来,我在他面前太渺小了。

有一次,放假冬冬让我和他去他家玩,我才知道他母亲是村小学的总务,父亲当过兵,他家人知道我成绩比较好,非常高兴冬冬和我交朋友,中午炒了不少菜,还拿出了一瓶酒,我对当客人一点都不清楚,经不起劝说,迷迷糊糊喝了不少,最后没有办法,还在他家住了一夜,那是我第一次喝酒。

不知道是因为吃饭的问题,还是同桌的原因,每次我们吃饭都一起了,每次都挣着付帐,渐渐有了武侠小说的义气,10月份的一天,冬冬说他今天过生日,我说我请你,于是我们去了镇里的一家食堂,叫了两个菜,一个人来了一大碗牛肉面,我还提议喝酒,于是又搞了一瓶二锅头,中午的休息时间有限,下午还要上课,我们喝的也很急,不一会,那瓶白酒就干完了,我喝酒上脸,很快就感觉到头脑迷糊了,饭都没吃完,付帐走人,当时酒劲来的很快,冬冬后来说,我眼珠子都是红的,没有办法,我们在校门口,碰到一个同学,麻烦他给老师代我们请假,就说我病了,去医院看病去了,然后我们就一歪一晃跑到二初中西边的麦田边,小麦破芽不久,不过麦田过去是一个干水沟,已经是秋天了,黄草满地,还好,天气不错,我俩就睡在那铺满黄草的干沟里,直到酒意退完。整个下午就没有去上课。

学会了喝酒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又学会了抽烟,而且抽的最差的也是带过滤嘴的,华贵,三块五一包。但是我的成绩依然不错,所以一般老师也很少找我的麻烦,我当时就是这样复杂的人生,过着二流子的生活,还顶着好学生的帽子。

和冬冬之间的故事非常多,记得有意思的是,有一天吃的太饱,还在上课,他小声给我说:“哥们,不好意思,我的裤带不行,你下课去小卖部给我买一条。”我说:“哥们,总能坚持到放学,放学后再去怎么样?”然后就上课,上的是作文课,大家都在写作文,整个教室是很安静的,忽然我听到“咯”的一声和“卟”的一声,一片臭味便开始荡漾开去,我转头一看,他红着脸,且小声说:“兄弟,不好意思,打个嗝和放个屁,裤带断了,等下下课我夹着去厕所,你务必给我弄条裤带来。”我心里,狂笑个不停,“好!你放心,一定搞到!”下课我就去学校旁边的小卖部给他买了条裤带,给送到厕所。

关系也有僵的时候,有个冬天,不知道他有意还是无意,在我的凳子上放了个图钉,我一坐上去,靠,那感觉,可以想象,于是我生气的询问,弄清楚是他的恶作剧,我拿起旁边的同学的茶水杯子,把里面的茶水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冷的,全部倒到他脖子里,他也马上火了,因为同学拉开,架总算没有打成,后来他去换了衣服,我想大冬天,一杯水到脖子里,也足够他受的了。后来,我们都被班主任弄到办公室听训导。互相道了谦,不过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一起吃饭。

关于最后是怎么修复了关系,我记的不清楚了,不过以后我们基本上做到肝胆相照,一起去构林南边的原始森林玩,一起去柳枫桥西边洗澡,一起晚上翻院墙出去吃花生豆,火腿肠喝啤酒,总之日子过的非常的潇洒。

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峥嵘的交往历程,一切都是非常平淡的伙伴关系,但是无论我在高中,还是他去当兵的时候,都一直有联系,他当兵复员后,我那个时候读了大学,假期中间,我还去他家看望他,谁知道没有见他,他后来也找我家人要我的电话,但是始终没有联系到我,听说他在南方做保安,后来学做菜,再后来听说结婚了,再后来渐渐失去联系了。

和他在一起,没有和表哥李强在一起有压力,因为家长们总喜欢拿我们的成绩做比较,我一直很讨厌那种比较,但是家人总是喜欢把我们两个放在一起比较。我和李强,他外公是我母亲的亲舅舅,也就是我舅爷,我们是存在着血缘关系,我们是亲戚,是亲人。而和冬冬我们是朋友,虽然没有一起抗过枪,一起嫖过娼,但是我们的关系比同学要好很多倍,因为我们有了矛盾还能融化的那种,我们是交心的,其中没有任何别的成分在里面,我和他在一起是很自由的,可以谈很多,包括喜欢某某女孩子,我们之间是没有秘密的。

多年没有他的消息,忠心祝福他过的幸福,快乐!好想有机会再和他再一起喝喝酒,吹吹牛。

 

李营村(C)版权所有 Powered By www.liyingvillage.com QQ群:112877252        联系站长
家乡网站
邓州新闻网 | 留言咨询 | 大河网 | 王永闯个人站 | 邓州市政府网站 | 南阳市政府网站 | 河南省政府网站 | 中国政府网
ICP 备案豫ICP备08105222号